我目前使用的塔羅牌,是羅賓伍德,也是我的第ㄧ副塔羅牌。會得到這副牌的因緣,是認識的高中學姊在玩塔羅牌,兩年前她把牌換成萊德‧偉特,某次寄宿她租屋處,她問我想不想接觸看看,剛好我喜歡羅賓柔和明亮的圖案,她也就將牌送給我。

 

   因為我並非常常鑽研相關書籍,所以連業餘占卜者都算不上,更不會特意為了塔羅去追加星象或命理知識,只是在閒暇時會將牌拿出來看看算算,所以我常跟拜託我算塔羅的人反覆重申,我並不是專業塔羅師,塔羅,跟許多算命方法一樣,只是在人生徬徨之際的參考方法而已,功能有點像廟裡的籤詩,當參考用就可以了,塔羅在大眾眼裡固然也是神祕的西方命相學之ㄧ,但其實不需要用神化的態度去看待它。

 

   我目前對主流牌義唯一的參考憑據,是《塔羅葵花寶典》這本書,但我覺得對我來說已經很夠用了,不過有點美中不足的是,它畢竟是解萊德‧偉特用的牌義書,有時候用來解羅賓伍德會有ㄧ些出入。雖然羅賓伍德也是偉特系的牌,但圖案不同,在解釋牌面的涵義或讀牌的直覺上仍然會有差異。

 

   相對於萊德‧偉特牌的圖案,我還是比較對羅賓伍德比較有感覺。尤其是繪有玫瑰的死神牌,那樣明明憂傷卻又很美好的感覺,非常符合我對死神牌的解讀─並非絕境,而是另一種人生的蛻變、黑夜已盡,柳暗花明,所以有時抽到死神我反而感到愉悅。

 

   有時候我相信,在牌義外,當個靠直覺說故事的人也非常重要,人類神秘的第六感有時常常主宰或影響甚至預知某些重大的事件。故塔羅對我而言,是在寫作之外,另一種審視自我內心的輔助方法。譬如,當我找到工作的前一天,抽到了命運之輪,雖然是正位,但我感受到的是緊張與徬徨。工作到現在,其實一切平順,但工作的過程其實充滿艱辛的挑戰,包含身心的煎熬。所以以牌面的精神對話,大部分狀況下對我來說實質效用大於書面牌義。

 

   所以我贊同用屬於自己的方式去解讀塔羅,反而會有意外的收穫,只是不是漫無目的看圖故事,基本牌義理解還是要有的,就像中國卜算,也必須研讀易經,了解天干地支的涵意,才能滲透命理的道理一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燈火 的頭像
燈火

萬家燈火偶讀散記

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